在我把一个故事写出一万字以前我是不会改的
 

【CE】虚拟社交依赖症2

下面请大家观赏难看到被举报的流水账




Raven把车停在庄园里的时候,Charles正在试图用自己的车和象将死对面的白王。虽然对手的白皇后还在棋盘上耀武扬威大杀四方,但是胜利的天平已经不甚明显地倾向了黑子这一方。但随着红木大门沉重的开合声,白后一举拿下了即将触底的黑卒,局势又扭转成了一片混沌,Charles将自己的黑象斜走四格,逼迫白马停留在安全距离。

现在可以清晰地听到Raven走到了门口,而潜伏许久的白车悄悄换走了Charles的黑象,这使他的黑王陷入了险境之中,这算不上是很大的危机,再几个回合他就能扳回胜面。是的,他是这样踌躇满志,虽然这个叫Magneto的对手的确有两下子,但是他还有一手——

Raven鞋跟的哒哒声在他背后停止了。

“原来你喜欢这个,”她兴高采烈地说,“我知道带你去哪儿了。”

 

“接着她就抢走了我的Pad甩在床上,把我塞进车里带到了这个公园里,跟一群平均年纪可以当我爷爷奶奶的人们下国际象棋。”Charles愤愤不平地把一个白卒向前推了一步,“然后带着她的小男朋友去那边草坪上卿卿我我去了——别问我为什么这么确定!当哥哥的人都看得出来!”

“她甚至都没告诉我她谈恋爱谈了多久了。”他控诉道,“要不是今天刚好撞上他们约会我难道还要被继续蒙在鼓里?”

对面的老头儿抬起眼皮翻了翻他,慢吞吞地把自己的黑卒往前推了一格,送到了Charles的门前,Charles的白马轻取黑卒,却被潜伏在暗处的黑象宣判出局。

“你不明白,”他忧伤地看着那个棋盘外的马继续说,“那种你辛辛苦苦养了几十年的白菜被猪拱了,那头猪还不知道自己拱了你家白菜的感觉。”

这次老头儿理都没理他,只是一味垂着眼睛看着自己在棋桌下的那只右手。直到Charles以为他要睡着的时候才又一次伸出左手,做了一个王车易位。

Charles心不在焉地又拿自己的卒子吃掉了一个对面的黑卒,丝毫不介意自己造了一对叠兵,还在阵线上拉出了个大口子。看在上帝份上!他的妹妹Raven正在和那头无知的猪正在不远处的草地上相谈甚欢——好吧有点过分了,是个瘦高的戴着厚重黑框眼镜的小伙子,叫汉克还是浩克来着——但这个事实已经够他如坐针毡了。那个眼镜书呆子好像感受到什么似的向Charles的方向看过来,但是很快又被Raven新一轮的话题吸引过去,腼腆地笑起来。

哦,年轻的爱情鸟。他悲愤交加地想。当你在草坪上享用下午茶顺便跟一根竹竿谈情说爱的时候,你亲爱的哥哥正在跟一个疑似又聋又哑的老头儿下国际象棋。这太不公平了Raven。“太过分了。”Charles总结道。

“把头转过来。”Charles把视线拉回来,惊讶地发现老人在对自己说话。

他把车推过来:“将军。”

Charles惊讶而难堪地发现自己仅仅在十几步里就输掉了这局棋,他不由抬头看向他的对手——他现在也正在直视Charles——虹膜呈现出一种略带浑浊的绿色,但眼神锋利无比。

他无路可走了,只好摊手以示认输。对手不紧不慢地帮他移动棋子,做最后的挣扎。“我有个老朋友,”老人这么说道,“跟你一样坐着轮椅,但是棋艺可比你好太多了。”他把黑象推进白子的缺口,捉走了那个头顶十字小帽的白王,“当跟你下棋的那人是个老头儿的时候,别总以为得了奥兹海默症的是对手,年轻人。”

他说话慢但不拖沓,带着一种居高位者的尖锐和傲慢。这刺痛了Charles,他瞪了对面一会儿,想说点什么来回敬,最后却只干巴巴地说:“大概是你的朋友并不像我这样,年纪轻轻就坐上了轮椅。”

长者发出一声介于哼声和嗤笑之间的鼻音,把白王放在手里慢慢把玩。“他那时候......甚至比你还年轻一点,”他露出一点回忆的神色,“那时候他的事业和人际关系也遭到了重大的打击。虽然他本身是一个非常乐观和善的人,在这样的打击下也消沉了很久,靠沉湎酒精度日。”

“我瘫痪前倒是挺喜欢喝酒。不过现在呢,”Charles耸耸肩,“算是戒了?医生可不许一个伤患碰这个。”

“我并不是不理解那种失去的感受。我的一生一直在失去很多东西。而他年轻时候的日子过于顺风顺水,英俊、富有、聪明,你尽可以把能在词典里找到的好词儿拿来用在他身上。这样规模的灾难对他那样的年轻人来说无疑是毁灭性的。但是当时我自己也在处理很多麻烦,只觉得他在那段时间自暴自弃,毫无作为。”

“标准的富家公子哥儿,恩?”

“而他认为是我抛弃了——离开了他,才导致事情不可挽回到如今的地步。一直以来的意见不合加上新的不满把我俩逼到几乎崩溃。我同他大吵了一架,最后不欢而散。”

“抛弃——这听起来很不妙啊,你们真的不是是弯的吧?”

对方丝毫不为玩笑话所动:“不过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直面困境,并且重新发展了自己的事业。他做得很好,即使立场不同,我仍然认为他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呃......”Charles试探着说,“谢谢你的安慰?”

“我不是为了安慰你才跟你说这些,年轻人”他在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Charles,“只是一点来自老头子的劝告,你得试着接受别人的帮助。”

“不,不不,”Charles笑了一声,“你弄错了,虽然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拍了拍轮椅的扶手,“我好得很,我能自己照顾自己。”

“随你嘴硬,”长者扭头看向湖边的人群,“我以前讨厌被同情,现在也不喜欢,但是谁都不应该以为自己可以一辈子当个独行侠。”

“听起来很酷,不妨让我试试。”

“幼稚。”对方嗤之以鼻,“简直浪费了这对漂亮招子。”他站起来整了整风衣的领子,带着一种退休军人的风度毫无留恋地大步走开了。留下Charles一头雾水地留在原地。

他居然觉得有点委屈。

Charles通常不是喜欢自怨自艾的人,即使是在被下了一份几乎算是终身瘫痪的宣告书以后。Raven也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他尽力保持着一种乐观的态度并且尽量减少对周围人的负担,难道这有什么不对的吗?这个奇怪的陌生人凭什么对他的生活方式指手画脚——就凭他有个坐轮椅的老朋友?

他暗自为自己在谈话中的言辞感到羞恼,明明自己是占理的一方,却表现得像个处于叛逆期的青少年。Charles愤愤地盯了一会儿棋盘,又觉得为此纠结这么久好像显得他更幼稚了。于是他决定忘掉这点不愉快的心情,动手收拾棋盘——然后他发现,那个莫名其妙的老头儿带走了白王。

太过分了。他抱着胳膊倒回轮椅背上。坏心情伴随他度过了整个下午,即使是Raven亲自下厨做了晚餐也没能改善任何事情——她邀请了Hank加入!这是第一次他们兄妹间插入了一个举足轻重的新人。懊恼和不安在Charles喉头翻来覆去,这顿饭他食不知味。

今天简直没有任何一件好事情,他目送汽车尾灯转出大门消失在暮色里,伸手把窗帘拉上。

他的pad屏幕亮了起来,界面停留在他没有下完的那一局棋上。因为等待时间过长,Charles毫无疑义地输掉了这一局。他退回主界面,长按图标打算删除软件,就在这时一条早些时候的信息被推送了出来,鲜亮的气泡挂在棋盘的右上角。

他犹豫了一下,退出了删除程序。

“玩家Magneto希望添加您为朋友,是否同意?”

他一下子想起来早晨那盘尚可称为旗鼓相当的对弈,顿时觉得精神一振。Charles通过了这条申请,兴致勃勃地准备邀请对方再来一盘,却被系统提示对方玩家处于离线状态无法回应邀请。

今天根本没有任何一件好事情。




谁给我勇气打的tag

2017-03-26 12 /
标签: CE
 
评论(12)
 
热度(35)
  1. 私は、嘘の世界で生きてるんだ三无马甲 转载了此文字
© 三无马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