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把一个故事写出一万字以前我是不会改的
 

【美苏】牧羊人和羊骑士

想了想还是放上来好了,有毒大家一起吸啊反正我不会负责任的

不敢打tag




1

Solo·Napoleon拥有全世界最好的绵羊。

与其说他是一个牧羊人,不如说他是个收藏家。看看他的羊群吧,每一只都独一无二,有些拥有着像公牛那样健壮的体格,有些全身覆盖着五彩斑斓的羊毛,还有些羊甚至长出了尖尖的獠牙——什么食草动物会长獠牙啊?

许多人带着金银财宝慕名而来,直接或者委婉地表达购买的愿望。但是Napoleon是个十足的怪人,只有他认为你的筹码足以换取他的绵羊,你才能完成这笔交易。市井传言曾有一个大富人带了一车珠宝,想要跟他买一只滴泪成珠的稀世绵羊,但是Napoleon拒绝了他,反而把这只羊卖给了一个母亲生了重病的孝顺青年,只要了一顿晚餐的报酬。

“他可真是个十足的呆子!”红脸大汉把酒杯重重磕在木桌上,“有钱不拿!怪人!”

“可不是嘛,”醉醺醺的瘦子嘻嘻笑道,“这宝贝与其放在他那里,不如让我偷来卖钱。”

酒馆里顿时一片应和声。

“啊哈!”吧台前面有个声音盖过了他们,“蠢货们,这么多年Napoleon有丢过一头羊吗?动动你们的猪脑,你们甚至连他的羊圈都摸不到!”

这下他可犯了众怒了,一伙人骂骂咧咧地对他挥着拳头,另一些甚至站起了身向吧台走过去。一场争斗眼看就要爆发之时,角落里突然有个带头罩的灰袍子制止了他们,并宣称要请整个酒吧的人喝一杯。

敌意土崩瓦解,所有人举起了他们的杯子。老板娘酒桶一样的身体灵活地挤过来,笑嘻嘻地端上新一轮的劣质啤酒。灰袍子举杯回应陌生人的致意,帽子下的半张脸露出一点精雕细琢的笑容。

 

2

人人都知道Alexander国王有多宠爱他的皇后,就像人人都知道Victoria有多美一样。

曾有传言说这位美人诞生于夏天最炎热的一日,但在她出世的前一刻,晴空万里突然阴云密布,凛冽的寒风在紧闭的门窗前呼啸而过,接下来天空竟然飘起了雪花——正当人们啧啧称奇之时,一声婴儿啼哭传了出来。接下来的十七年,这个女婴出落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她的肌肤是终年不化的雪,她的头发是最昂贵的金线,她的眼睛流动着无数诗人的赞美。在她十八岁那年,就像每个童话里描述的那样:“美丽的公主嫁给了英俊的王子,然后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前提是只要王子能满足公主的要求。

现在这位冰雪佳人斜倚在红丝绒面的扶手椅上,丝毫不介意昂贵的丝绸长裙被压出多少褶皱,她粉红色的薄嘴唇微微张开,对着她的丈夫命令道:“我要Napoleon的羊。”

 

3

Solo裹着他脏的看不出本来颜色的袍子坐在牢房里最干净的地方,看着那个金发的高大骑士对着牢门的锁满头大汗地操作了很久。在骑士终于试图用刀剑对付铁栅栏之前,他才终于大发慈悲一样把手从栅栏的小空隙之间伸出来,拿到了昏倒的看守者身上的钥匙。

骑士瞪大了他蓝色的眼睛,带着点羞愤。

“告诉我你救我的理由?”

“我想向你买一只羊作为我的坐骑。我听说你拥有全世界最好的绵羊。”

“曾经。”

“什么?”

“我曾经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绵羊,骑士先生。”

 

4

“你是说Alexander抢走了你所有的羊,还把你关进了大牢?”

“是的,”Solo慢条斯理地清洗着他的头发和身体,“我以为您在劫狱前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我只知道你被关了起来,但是我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

“所以现在的结果就是一个骑士和一个逃犯正在被全国通缉。顺便一提,请在国王的名讳前加上尊称,即使他是个昏君。”

“如果我帮你找回你的羊,作为交换你能把其中一只送给我吗?”

“这个我得考虑一下,但如果你真的能帮我找回我的羊,无论如何我欠了你一个大人情。”

Illya认真思考了一会儿,以一种宣誓的口吻庄严道:“我会帮你找回你的羊。”

“那真是感激不尽。不过在此之前,骑士先生,”Solo把潮湿的头发往脑后拢去,露出他宽阔的额头和漂亮的灰蓝眼珠,“你介意先给我找一件干净衣服吗?”

 

5

两个灰袍子坐在酒馆角落里,桌子上只有一杯啤酒。

“听说了吗?”马脸用一种毫不掩饰的音量对着猴腮窃窃私语,“Napoleon被抓了!”

猴腮装模作样地环视了一下,把手放到嘴边,“他的羊群也被国王收去了!”

“嘿!我说外乡人!”红脸大汉大喇喇地坐下来,顺手抄起桌上的啤酒喝了一大口,“那个Napoleon被抓了,知道吗?”然后就着酒精,他把肚子里所有关于这个人的传说全倒了出来。故事结束,杯子见底,他满意地打了个带着蒜味的酒嗝,起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其中一个灰袍子站起来,另一个灰袍子好像伸手挡了他一下,“这是我买的酒,现在你应该为它付钱。”

“外乡人!”红脸大汉的脸更红了,“我今天就来教教你本地规矩!”

 

6

“真是英勇啊,骑士大人。”

“不要对我指手画脚,牧羊人。”

“需要我提醒你,你是如何英勇地放倒了一个本地恶棍,并且招来了一个守卫队吗?”

“忍气吞声绝非羊骑士所为!”

Solo单方面中止了这场争吵,他把伤口上的布带绕了最后一圈并打了个结,然后戴上兜帽靠着岩壁闭上了眼睛。

篝火在沉默里劈啪作响,许久以后,Illya问道:“那只滴泪成珠的羊,你真的把它送给了一个母亲生病的穷苦青年?”

在他以为对方真的已经睡着的时候,Solo开口了:“我把羊卖给了富人。”

“然后把所得的财富转赠给了那个青年。”

 

7

Illya觉得,Solo真的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

之前他只知道这个黑发的男人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羊,现在他发现,Solo的伪装,诈骗和调情手段跟他的羊一样好。但是骑士先生一点都不羡慕他,相反,他非常看不惯此人的所作所为,鉴于Illya是一位优秀的羊骑士。

“你不该这样对待一位女士。”骑士坚持道,“你不该玩弄她的感情。”

牧羊人衣衫不整地靠在床头,脸上大写着好事被搅黄以后的不满:“这是为了得到皇宫内部的情报的必要手段,而且你情我愿的男女之事真的不是犯罪,好吗?”他好像真的有点被激怒了,“真不敢相信,告诉我,你难道还是个处吗?”

骑士先生的脸涨得通红。

“哇哦,”牧羊人端详着他的脸色,感叹道,“难以置信,你们羊骑士原来是禁欲派。”

骑士像被什么烧着了一样跳起来,愤怒地打断他:“羊骑士绝不会跟萍水之交的女士......发生关系!我会寻找一位优雅知礼,勇敢无畏的女士作为我的恋人,并和她交换一生的诺言,而不是把她带到某一个肮脏的小旅馆......发生关系!”

“好吧,我错了,”牧羊人毫无诚意地举起双手,“现在能劳您大驾出门稍等一会儿让我穿好衣服吗?要不是因为你是男人,别人会以为你是来抓奸的——你刚才的声音大概在一里外都能被听到。”

现在骑士先生的脸已经不能更红了,他用生平最快的速度窜了出去并带上了门,完成了骑士生涯中第一次临阵脱逃。

现在他觉得Solo激怒他的能力也深不可测。

 

8

“我突然不想要我的羊了。”穿着守卫制服的Solo宣布。

同样穿着守卫制服的Illya皱眉不解地看着他:“你在开玩笑吗?我们花了一个月时间打探消息和布置路线,现在我们离成功已经近在咫尺了,你却说你不要了?”

“是的,”Solo振振有词,“我只是越狱,国王尚且追杀我们至此,如果我再把我的羊带走,王后一定会用最残忍的手段弄死我的。”

“那是你的事,牧羊人,我只是要完成这个任务并从你手里得到一只坐骑。况且,”Illya手脚麻利地打开了栅栏的大门,“我做出了承诺,而羊骑士从来会履行自己的承诺。”

门开了。

 

9

没有羊,只有全副武装的士兵。

 

10

“我检查了你所有的羊,它们全都平淡无奇。彩色的羊毛是燃料染的,獠牙是额外粘上去的,体格最大的那头是披着羊毛的牛。Napoleon,”王后用纡尊降贵的口吻念他的名字,“告诉我,你把你的羊群藏哪儿去了?”

“我愿用您的美貌起誓,这群就是我的羊。”

“如果你不愿意说,那我也只能采用一些更不礼貌的手段了?”

“我没有隐瞒任何事——不过我希望您能赦免这位骑士,他对此事一概不知。”

Victoria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

“好好招待牧羊人。至于骑士,我用王后的身份命令你,你现在应该离开了。”

 

11

比冰雪王后更可怕的,是愤怒的冰雪皇后。

Solo从未感觉到这么糟糕过,他很久没有没有进食饮水了,身上还带着拷打留下来的伤痕。最糟糕的是,从进了这个天杀的地牢开始他一直都没有能闭眼,疲惫和疼痛攫住了他的心脏,让它在胸腔里紊乱地搏动。审问来来去去只有一句话:“你把羊群藏在哪儿了?”

“你们的脑子里,先生们。”他觉得自己从未这么诚实过。

Solo·Napoleon并不一定是最好的牧羊人,却是一个顶尖的骗徒。他用羊群,染料和獠牙为土,施以流言怪闻,种出了一个巨大的骗局。那群世界上最好的羊其实只存在人们的脑袋里,他们用自己的想象力和欲望帮助他把这个骗局变得更完美,更无暇,更像一个事实。至于那头流珍珠眼泪的羊,他觉得有点好笑地想着,它只有一点缺陷,那就是天生就不会流泪。

然后诚实换来了一轮更加凶狠的折磨。

 

 

12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想要收回之前那句“Solo从未感觉到这么糟糕过”。

现在他感觉比在地牢里那会儿还要糟糕一点。

Solo判断自己应该是在一辆不错的马车里,他想要说点什么,发现自己只能发出一点气声,同时还感受到了一阵来自胸口的剧痛。

“别苛求自己,年轻人,”一个不年轻的声音这么说,“你现在安全了。”

然后他又昏过去了。

 

13

“......还断了两根肋骨,这次高烧他可能挺不过去了......”

 

14

他睁开眼,觉得自己头痛到要裂开。Solo挣扎着支起上半身环顾四周,发现他在他自己曾经的居所里。如果不是身上几乎把他缠成一个线团的绷带,他几乎要以为这一场飞来横祸是一个过于逼真的噩梦。这时梦里那个金发骑士推门进来了,他看到坐起来的Solo吃了一惊,但是很快他又收好了自己的表情,用眼神剐了他一刀,又走了出去。

哦,好吧。

“所以,”Solo把自己往Illya那边挤了挤,“你都知道了?”

“......”

骑士先生不动声色地往外挪了挪。

“哦Illya,”Solo半真半假地哼哼着,“你看,我不是什么正直勇敢的骑士,也没有举起锤子打铁的力气,我只能用这个,”他用两个手指捏在一起努力营造出“很小”的概念,“小小的谎言来生存下去,所以请求你,别对一个病号这么残忍好吗.....嗷!”

不知为什么把自己的屁股放在窗台上而不是床上的伤员因为大半身体探出窗外,重心不稳,摔进了窗外的灌木丛里。

他感觉自己又被打碎了一次,只好眼含热泪看着Illya轻快地走开去,跨上一头巨大的,漂亮的麋鹿准备离开。

“嘿!”他不死心地嚷嚷,“我以为羊骑士只会骑羊呢!”

“我也以为牧羊人只会放羊呢。”车厢里的声音停在他的身边。

Solo把自己从灌木里挖出来,用两条腿勉强支撑住自己,“感谢您将我从王后的折磨下拯救出来,您的恩情我无以为报。我该如何称呼您,先生?”

“不,并不是我的功劳。我只是为我们勇武的羊骑士提供了一点小小的指导。”他把手杖换了个边,“Waverly,很高兴看到你正在康复。”

“至于如何报答我,”他笑眯眯地把手放在Solo的肩膀上,“我这里有一份工作,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受。”

 

15

Illya最终得到了一头非常棒的羊作为坐骑,但是他始终拒绝Solo跟他同骑。


 
评论(18)
 
热度(31)
  1. 国家一级摸鱼技师三无马甲 转载了此文字
© 三无马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