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把一个故事写出一万字以前我是不会改的
 

【美苏】Wingsuit Flying

对不起我刚刚一手滑把文删了......请不要嫌弃我

私设和bug齐飞的翼装飞行梗




他们把自己裹在雪地迷彩的飞鼠衣里,在海拔近四千米的悬崖上面面相觑。

“所以,”Solo听到自己绝望地说,“这就是‘最保险的方法’?”

Illya垂下眼睛对装备做最后的检查,并不理会他。

耳机里Waverly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出来,“......当你们准备好的时候,关闭无线电通讯,我将为你们创造三分钟的警备真空时间。Agent Napoleon和Agent Kuryakin,你们需要在这三分钟里滑翔通过外围警备,并降落在之前计划的地点。之后的行动我不再赘述,你们可以在完成任务的基础上适当自由发挥。准备好了就开始吧。”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们撞上了外围会怎么样?”

“想象一下撞在灭蚊灯上的摇蚊。”

“......”

“好运,先生们。”

 

可能是Solo的沉默时间有点长,Illya终于扭头看了他一眼,“我以为,”他斟酌了一下用词,“你并没有恐高症?”

“不,当然——但是——”

Solo摇头否定,耸肩,又摊开双手。然后他有点泄气地塌下双肩,“我得承认你更适合这次的任务。我并不是在害怕,但考虑到到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需要大量的经验和直觉,而我更喜欢计算和规划——风速,重力,空气阻力什么什么的。上帝啊我为什么不是个物理学家......”他在心里熟练地滚过带着各国风情的经典国骂串烧,同时感觉眼睛干涩得随时要流泪,虽然他确定自己戴好了护目镜。

这时Illya已经拉好了滑翔衣上最后一条拉链,他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只收着翅膀的灰白色大鸟。“别担心,”他生硬地安慰同伴,“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而且身上的装备都是最好的。”Illya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伸出手去拍了拍Solo的肩膀,“你做得到的,cowboy。”

“噢,最好的装备,”Solo盯着随着Illya抬起手臂而展开的白色尼龙织物,干巴巴地说,“当然,这可是一条价值十万美金的裹尸布。”

Illya决定中止这场毫无意义的心理辅导,他把手收回去,关掉头盔里的无线电并做了几个深呼吸,“准备好了吗?”

Solo瞪了他一眼,尽管隔着护目镜,但是Illya就是知道。一些在共事的经验,或者说出于某些需要的刻意观察让他们对彼此的小动作了如指掌。但他不知道的是,Solo会成为这次任务中率先行动的那一个。

“希望我不会后悔此刻的决定。”下半张脸正在开始变得苍白的美国人说完这句话就跳了下去。

一秒

他在悬空的同时打开了手臂和双腿,巨大的气流正在填充他的滑翔衣,提供浮力,保证他不会像一个花瓶一样垂直掉下去然后摔成一堆没人认得出的碎片。

但是事实上,恐惧和失重感正在撕碎他。Solo感觉到胸膛里的那个东西上升到了嗓子眼——他需要紧紧闭上嘴才能确保它不飞出来,那估计是一声尖叫或者他的心脏,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三秒

他找回了自己的手脚,并在气流中试图控制它们。Solo感觉自己在划开一块永无止境的布丁。这不是什么好比喻,但是他并没有余力去思考更相似的例子了。

十秒

Solo冷静了下来,即使感觉到肾上腺素还在每一条细小的血管里爆炸。他找回了呼吸,大脑和眼睛右下角的海拔指示——它正在以一种豪放的速度变小,但是这应该还在正常范围内。

三十秒

Illya能看到Solo就在他的前方滑翔,至今为止优势还站在他们这一边。没有紊乱的气流,这非常好。他从护目镜里可以看到目标建筑物从一个小灰点变成一个稍大点的小灰点。

一分钟一十二秒

他觉得冷空气正在冻僵他的四肢和肺部,而且气流被划开的声音好像变成了一种白噪音。另外,Solo表现得比他想象得更好——他甚至在微调自己的姿势,试图避开一些突兀出现在路线上的雪块。Illya只是为队友分心了一下,然后又小心地维持住自己的平衡。

两分钟一十秒

Illya跟着Solo越过了高压电网。

两分钟一十五秒

两人先后拉开了自己的背包拉环,降落伞顺利打开并减慢了他们的下落速度。

 

Solo踉跄一下脸着地栽进了雪里,他感觉身处陆地的感觉是如此的不真实,就好像跪在棉花里一样。黑头发的特工胡乱摘掉了头盔,用力呼吸着冰冷的空气,然后一种死而后生的狂喜席卷了他。Solo想要大叫,想要大笑,想要拥抱什么人,但是两分钟的滑行暂时透支了他的精神和体力,所以他只是继续跪在那里哼哼唧唧,以为自己在大笑或者大叫。然后一双强壮的胳膊把他搀起来,半拖半抱地把他往前带去,Solo仰起脖子,勉强凭着一个下巴认出了他的同事,那个很少表现出高兴情绪的战斗种族,金发碧眼的美人,西伯利亚二十年一遇的寒冬——嘿哥们,我们好像刚刚从三千多海拔的地方跳下来并且毫发无伤?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镇定?

所以无私的Agent Napoleon决定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他傻笑着勾住了同事的后颈,高高兴兴地亲了上去。

 

“Stooooooop!”Gaby一只手叉腰站在他们俩前面,“你们俩什么毛病?在直升机上打架?想要一次额外的三千米滑翔我现在就可以满足你们。”

扭打在一起的两人迅速分开,Illya缩回他的老位置并且开始试图用意念杀人,Solo把乱七八糟的战术背心脱下来,并开始整理自己的制服。“Solo,”Gaby警告的目光在他们俩人中间晃了一下,“你能不能不要像高中生一样以用言语挑衅别人为乐?我知道你肯定是挑起战争的那个人——别装无辜,下次你想要打架就干脆亲一下Illya好了,我打赌你肯定能得到你想要的。”

Solo整理袖口的动作僵住了,Illya的脖子到耳根好像被灌了一个酒窖的伏特加那样红。

“......What the......”,Gaby的眼睛因为震惊睁大了,“你们真的......”

“没有!”两人齐声回答。

“先生们,”Waverly完成了他的报告,“事先声明,我并不反对办公室恋情。”


2016-06-11 15 /
标签: 美苏
 
评论(15)
 
热度(40)
© 三无马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