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把一个故事写出一万字以前我是不会改的
 

【美苏】Travel or trouble

一个基于Break time的衍生番外,关于Solo家的欧洲旅行

再次感谢 @好想娶锤锤哦尼酱 的技术支持 ,如果没有你这篇文大概比较接近一篇缺乏常识的完形填空吧【。】



在他们结婚的第三年,Solo和Illya收养了一个男孩儿Chris,黑发蓝眼,像足了Solo。他被发现遗弃在医院的安全岛上,身上裹着一件脏兮兮的粉色女士毛衣。在他一岁那年,当Illya去做义诊的时候,发现了这个黏在他腿上不肯下来的小男孩。在和Solo商议之后Solo和Illya通过合法手续领养了他。

如今四个年头过去,Bepa已经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了,她开始像她所有的同班女生一样,在卧室张贴巨大的海报,往耳朵上打洞以及把睫毛刷和口红塞到各种只有天知道的地方,但唯一一点不同的是,她还集成了那么点俄式的少年忧郁,五岁的Chris开着着他三岁的生日礼物在家里横冲直撞,努力用儿童勺把盘子里的西兰花种满整个餐厅。在又一次试图跟Bepa进行“友好的父女谈话”失败,并且发现他最喜欢的那瓶1943年赤霞珠酿制的波尔多被灌满了雪碧和果汁之后(天知道他的小儿子是怎么够到酒柜架子并打开那个瓶塞的),Solo·你们将永远失去你们亲爱的爸爸·Napoleon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在当天的晚餐后宣布了这个有点轻率但是合情合理的计划,Bepa当即吹了个口哨“Cooool!”Solo艰难地把目光从她荧光绿的指甲上移开,看向桌子另一头的丈夫,Illya有点惊讶,但是看起来还算是接受了。Chris看起来是最开心的,他一边从他的儿童座椅里站起来,一边高喊着“E——Europe!”

“Peer!!!!!”

“不,不是Peer,Chéri,”Solo一脸生无可恋地说道,“是Paris。”

他该怎么给他的小儿子解释欧洲不是一块巨大果冻这个事实。

然后气氛达到了最高潮——整块桌布被Chris拖到了地上。

 

一周以后一家人湿淋淋地站在了预定好的旅馆门前。之前的十二个小时只能用出师不利来形容——他们的航班遭遇了气流,Bepa呕吐,脸色发白,反应严重,而Chris因为耳膜鼓涨而一直在哭闹,紧接着出租车又弄错了他们的酒店地址,四个人不得不顶着雨在路边站了一会儿,直到下一辆出租车出现。

Bepa的耳后还粘着个晕机贴,恹恹地靠着父亲。Solo揽了揽她的肩膀,示意她去洗个热水澡。等父女俩都收拾妥当以后,Illya敲了敲门,告诉他们Chris已经睡着了,所以没睡着的人今晚只能靠酒店提供的菜单解决晚餐。

所幸两个孩子在第二天起床后又生龙活虎了,但是Solo开始头疼和流鼻涕。他吃完药,鼻贴和薄荷软膏连同“禁止令”一同被Illya塞进手里,他只好像条巨大的尾巴一样挂在Illya和两个孩子后面。他们去先去了notre dame de paris,然后转到去了戴高乐广场,穿过香榭丽舍,走进路旁terrasse,点了Chris叫嚷的甜腻的Macaron。小男孩只咬了一口巧克力味的之后就扔给了他的爸爸们。接近黄昏的时候他们返回了卢浮宫前的广场,Chris和Bepa尖叫着去追逐肥得球一样的鸽子,Illya靠着Solo坐下来,保持了肩膀间一拳的距离。

Solo挪动屁股蹭过去,虚弱地把沉重的脑袋靠在他肩膀上。

“......”

“......”

Solo又坐直了。

他们静默无言地坐了一会儿,Solo突然闷着声音开口:“Seven years。”

“......beg your pardon?”

黑发男人自暴自弃地把掏出纸巾擤鼻涕,然后露出红通通的鼻子,“我们在一起第八个年头了,”Illya转动蓝色的眼睛静静看着他,等他继续,“Beka长得越来越像你啦,你看她那头金发,还有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和世界第一棒的眼睫毛......我的意思是,我永远不会对你感到厌倦。”他开始语无伦次,感觉那些acetaminophen正在发挥镇静的作用,让他昏昏欲睡,“那么你呢?”

Illya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微笑:“其实Chris也长得很像你......”

“Daddyyyyyy!”Bepa向他们拼命挥手示意,Solo大声呻吟一声,被Illya从长椅上拖起来走向卢浮宫旁边的黎留塞侧翼,小姑娘指着上边的雕像:“这是什么!”

每个孩子都会有旺盛的求知欲,以及Dad knows everthing的错觉。

Illya求救一般看向Solo,而他热爱加戏的丈夫正在表演“啊我的头好痛我无法思考”。好吧,他是一个儿科医生,他当然有自己的一套哄孩子的技巧。

他带着一种奇异的沉稳捏造这个雕塑的身份,毕竟Solo才是他们当中通晓艺术史那个。但是一个聪明的女儿有时候会带来一定程度的困扰。“可是Dad,波旁王朝那会儿的人都不穿衣服吗?”

“不穿衣服!”他的小儿子立刻学舌。

Illya眯着眼希望能看清那些雕像旁边的是否有写着注释之类的。

什么都没有。

在他的丈夫用眼神警告他之前,Solo终于屈尊从看戏模式切回来,指了指不远处冰淇淋车,“嗨甜心们,有谁想要一个浇了草莓果酱的香草冰淇淋吗?”一场世纪之争在一个甜筒面前迅速土崩瓦解,Illya呼出一口劫后余生的气,并开始不合时宜地担心孩子们的热量摄入问题。

不过他在跟上他的孩子们之前抓住了Solo的手臂,补全了他被打断的话。

“Chris也很像你,所以在他长成你这样之前,我大概没机会喜欢上别人了。”




Break time这么可爱,为什么有些人还不更呢!【蹬腿

2016-06-07 4 /
标签: 美苏
 
评论(4)
 
热度(40)
  1. 国家一级摸鱼技师三无马甲 转载了此文字
© 三无马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