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把一个故事写出一万字以前我是不会改的
 

【jaydick】生日(上)

微蝠超注意

一点都不好玩的实力原作粉碎机和突发性精神病,来好心人带我入坑吃药。

1

Jason一直觉得Grayson在他身上植入了一个追踪器什么的玩意儿,他只穿了一条拳击短裤,脖子上还挂着潮乎乎的毛巾,瞪着那个低头背对着他盘腿坐在他床上正在写着什么的身影想道,不然他是如何做到在这个星期第三次在不同的安全屋里找到他的?

他不高兴地甩上卧室的门,发出一声砰的闷响——对于一个彻夜未眠,并且刚刚参与了一场精疲力竭的持械斗殴的人来说,没什么比一个阻挡在你和床之间的人更讨厌的了。何况那个人是天杀的屌格雷森,好极了,他完全知道他的目的,也完全知道在他答应之前Dick不会大发慈悲放他睡上哪怕他妈的一会儿。

Dick没有回头,但是欢快地跟他打了个招呼,“早上好啊小翅膀。”

“我一点都不好。”除非你现在滚出去让我好好睡一会儿。

“别这样Jay,”他转过来双手捧心做出一个夸张的悲伤表情,“说真的今天是布鲁斯的生日我真的很希望你们能在一起和他度过一个美好的家庭之夜。”Jason面无表情地跟Dick几乎同步地念完这句话,然后发出了类似嘲讽的笑声,“你难道不记得上一个美好的‘家庭之夜’是怎么结束的吗?”

“事实上我觉得Damian相当喜欢你,他现在还念念不忘想跟你再切磋一场,Timmy大概也挺享受的。阿福有点不满......”蓝黑制服的义警好像想到了什么瑟缩了一下,“.......不过没什么哈哈哈只是接下来一周我们都被扣掉了下午茶而已。”

“......闭嘴吧dick。”

“......而且最高兴的是Bruce,我的意思是,虽然你知道他一直不太擅长表达感情,但是我打赌他是最高兴的那个,真的,每次你愿意回来他都......”

“我说闭嘴!”

他突兀地提高了嗓音,疲倦混合着怒火粉碎了他的自制,“你们才是他的好儿子,”他冷笑这说,“别算上我。”

“现在回去享受你们的父慈子孝吧。”

 

2

两个小时后疯狂震动的手机把一个带着起床气和一头乱毛的红头罩从枕头里挖出来,如果是只迪基鸟他发誓他一定要拔光他的鸟毛。屏幕上的蝙蝠标志让他稍微清醒了一点,他接起来打开了免提。

“夜翼在韦恩庄园附近被不明势力袭击了,”Tim年轻但稳重的声音传过来,“能麻烦你过来帮忙吗,他现在....”他停顿了一下,“......很不好。”

 

3

“现在怎么办?”Tim放下通讯器,跟坐在沙发上的Dick大眼对小眼。

“你为什么告诉他我被袭击了?”Dick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哀嚎,“我身上甚至连个擦伤都没有!而且我真的一点都不擅长演戏......”

“但是至少奏效了不是吗?”

“你可以说阿福今天没有穿三件套?”

“用过了。”

“或者Damian在家里穿着睡衣跳舞?”

“这是上次‘罗宾之夜’用的,顺便一提那次你们弄坏了我的通讯器导致我没有接到少年泰坦的紧急通知,因此造成的多余损失我会记在你的账上。”

“噢提宝,”他的大哥哥举起双手,愁眉苦脸地说道,“要不这次说Dami穿着芭蕾舞裙?”

话音刚落,夜翼得到了愤怒的小罗宾炮弹X1。

在一阵由管制刀具,抱枕,披风,厚底靴造成的响动之后,战争在两下敲门声中瞬间结束,阿弗雷德收回手,温和地提醒屋里的人“Jason少爷到了。”

接下来的事情几乎成为冷静的少年泰坦领导者,韦恩集团潜在的CEO,以头脑冷静筹划严密闻名的红罗宾终生的污点,他眼睁睁看着飞翔的格雷森推开窗,用标准的体操动作从二楼一跃而下,无声落地一气呵成,然后门恰到好处地被推开,门后戳着一个满桶怀疑和冷漠的红头罩,散发出实质性的威压,“你不是说夜翼很不好吗,他人呢?”

我他妈就不该帮Dick把他骗回来。

于是韦恩家最出色的年轻战略家平稳地收起他的棍子,指向了Damian手里的那个抱枕。

 

4

“所以你的意思是,格雷森变成了这个屌玩意儿?”Jason用两个指头夹起那个巨大的知更鸟抱枕,它跟韦恩家的风格只能说背道而驰,可能还跑出了闪电侠的速度。“他都变成这样了你怎么知道这是他?”Tim几乎能看到他面罩上刷过无数冷漠,最终定格成两个巨大的“呵呵”。

“是这样的,”他镇定地直视Jason头罩上大概是眼睛的地方,“夜翼被攻击的时候我就在返回路上而且离他很近,刚好看到他被一道魔法击中,烟雾散去以后我只看到了这个抱枕。不过,”Tim沉吟了一下,“也有可能这不是他,但是无论如何夜翼遇到了麻烦。”

面罩上大概是眼睛的白色斑块眯了起来。

“那么,”他终于开口说,“假设这个就是夜翼。”

Damian从鼻子里嗤笑了一声,但是红罗宾一点都不在意。

是的Tim,你做到了,你又一次骗过了这个黑帮头头。他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V。

“你们联系老蝙蝠和神谕了吗?”

“联系了,他们正在寻找解决方法。”好极了,一个谎言永远需要成千上万的谎言来修补。

“那你们到底要我来帮什么忙?”

Tim感觉有汗正在从背上滑下去,上一次遇到这种级别的修罗场还是什么时候?

“照顾夜翼。他现在只是个不能动的抱枕,要伤害他太容易了,如果这个抱枕被撕坏一个角,没准我们只能接受一个手脚不完整的Dick了。而且你知道吗,”在Jason质疑他和Damian的能力,掀起另一场腥风血雨前,他用一种“今天韦恩集团股票又涨了”的平稳语气投下了一枚炸弹,“夜翼喜欢你很久了。”

他完全可以猜到在楼下偷听的Dick的表情,于是Tim带着扳回一局的愉快心情,继续放飞自我:“所以我认为,你也许能帮他更快恢复。”

这下连小恶魔Damian都真心实意地,快活地笑起来。

 

5

现在四只小鸟终于难能可贵地坐在一起,和平地喝下午茶。准确地说,是三人一枕。敬业爱岗模范红罗宾缩在沙发里,伸着一只手在平板上滑来滑去,另一只手忙着往嘴里塞曲奇。Damian蹲在椅子上磨刀霍霍,尝试从不同角度激怒红头罩。冷酷无情的红头罩冷酷无情地坐着,双手冷酷无情地把知更鸟抱枕固定在膝盖上。

Jason一点都不信Tim讲的那些鬼话——帮帮忙,光是靠那个小恶魔的眼神他就知道格雷森那个臀大无脑的混蛋肯定在他进来之前跳窗了,他留下来的唯一原因是想等着看愚蠢的迪基鸟如何把这个智障一样的骗局圆回来,然后用这个梗嘲笑他半个月。

关于提米鸟说的什么夜翼喜欢他,他一个字都不信。

一个标点也不。

6

在他们毁掉韦恩庄园的顶层建筑和下层建筑之前,蝙蝠侠终于回来了。

被超人捧回来的。

他们站在蝙蝠洞里,看到蓝大个小心翼翼地放下巨大的保险箱,然后旋转密码盘打开。

又是一个保险箱。还是个指纹识别的。

超人把食指贴上去,箱子识别后应声打开。

还有一个保险箱,这次是眼球识别。

耐心等待了大概一个世纪那么久以后,超人终于捧出了一个黑漆漆,圆鼓鼓,甚至贴心地绣着蝙蝠标记的——

——抱枕?

“B在今天的战斗扫尾时被一道魔法击中,当时我们正在返回瞭望塔的路上,我没来得及推开他,”他缓缓落在地上,把抱枕交到阿福手里,两只大手不安地搓了搓,“烟雾散去以后我只看到了这个抱枕。”

“不过,”他谨慎地补充道,“也有可能这不是他,但无论如何B遇到了麻烦。”

“魔法师已经被控制住了,我们正在联系扎塔娜寻求帮助。在此之前我想还是把Bru......B留在蝙蝠洞里,毕竟瞭望塔很容易遭到攻击。”

难道蝙蝠洞就没有被毁掉过那么一二三四五次吗。

Tim最先从震惊里回过神来,跟此时正缩在蝙蝠车后面的Dick交换了一个“what the hell”的眼神,Damian扑上去对着蝙蝠侠抱枕戳来戳去,揪揪那对跟蝙蝠侠如出一辙的尖耳朵。只有Jason还在货真价实地懵逼着。

他把知更鸟抱枕举起来,突然意识到这个抱枕真的跟Dick长得很像,甚至贴心地缝上了同款多米诺面具。一阵恐慌击中了他——Tim没有说谎。



带我玩好吗!老年萌新需要组织关爱!【蹬腿】

2016-06-01 18 /
标签: jaydick
 
评论(18)
 
热度(64)
© 三无马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