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把一个故事写出一万字以前我是不会改的
 

背景跟原作无关

今天重新建了个爸爸的档,在波士顿街头骑了会儿马。退出游戏的时候觉得还是应该写点什么。

不知道说点啥,那就祝大家参日快乐吧(。




八岁的康纳坐在他的朋友中间,讨论下午该玩什么游戏。
“我们来投球。”他说。
“我不干,”胖子萨米说,“反正每次都是你赢,没意思。”
康纳哼了一声。
“躲猫猫?”玛丽细声细气地问。
“那你来当鬼,”威廉吸了吸鼻子,“只有你没当过鬼了。”所有人都沉默了。
“我们玩投球。”康纳说。

“没劲!”萨米响亮地说,把他的沙包往地上一砸,“我就是丢不远。”
下一个轮到玛丽,她把沙包捡起来,却没有立刻丢出去。这个可怜的小姑娘被萨米莫名其妙的怒火搞得有点紧张,她托着那个沙包,求救一样地看着康纳。
康纳接过她手里的沙包,重新塞到萨米的手里:“试着用上腰的力量,不只是手,”他引导他的同伴做了两次投掷动作,“尽量不要往天上扔,看到那个烟囱了吗,就……”
小胖子突发神威,沙包像个勇往无前的苏格兰重斧兵,咚地一声砸穿了肯威先生的玻璃。

肯威是谁?
“他成天呆在那个屋子里面,也不出来。”玛丽说。
“我爸爸说他很有钱,以前没准是个伯嚼。”萨米说。“伯爵。”威廉纠正道,“没准他已经死了,如果我们贸然进去,就会被幽灵缠上。”
“你们还想不想要那个沙包?”康纳说。

四个孩子互相扯着袖子走在嘎吱作响的地板上。门里门外是完全两个世界:阴晦接替了阳光,霉味取代了清风。他们好像行走在大鲸的肚子里,每一步的声响都在陈旧的墙纸上撞出三四层波纹似的回声,这个地方从外头看像头灰扑扑的巨兽,内里更是空旷得可怕。那个神秘的肯威先生好像不曾生活在这里,这地方根本不像人住的地方。
“看那里!”玛丽用气声说,“看到了吗?”他们的沙包躺在一堆碎掉的瓷片当中,康纳快步走过去,轻轻拨开沙包上的碎片,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一个陌生人站在那里。
他们都呆住了,片刻后,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声“跑!”所有人都动了起来。像雕塑崩裂的瞬间,鲑鱼落回水面,一头狼进了兔子窝。康纳顾不上沙包,他像只慌不择路的田鼠试图从高高的椅子下溜走,但,该死,有什么东西使他脚下打滑,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在了瓷片上。巨痛使他无法站起来跟随他的伙伴,在模糊的泪眼中康纳只看到玛丽的黄裙子一闪而过,消失在门口的阳光里。“不。”他小声说。
“啊,看看,”康纳听到陌生人不慌不忙地靠近他,“一只自投罗网的小老鼠。”

“再来点饼干?”肯威问他。
康纳摇了摇头,他已经吃掉了起码两盘小甜饼,喝了很多的茶。他感觉很好,下午的阳光使房间的空气变成一团使人昏昏欲睡的浆糊。他眯着眼睛看肯威慢条斯理地用一条红色的发带把他花白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扎起来。他的手指很温暖,康纳想。
他腿上的伤被这双手仔细清理并裹上了药和纱布。如果肯威是个幽灵,他绝对不可能拥有这么一双暖和的手,所以他的确是个活人,可能只是不擅交际。
“我听得到你在想什么,小子。”肯威说,“一个徘徊在老房子里的幽灵?可能吧,也许我就是。”
“你不是。”康纳闷闷地回应。
“哦?”他好像被逗乐了,发出一声含混的笑声,“随你怎么想。你叫什么,小家伙?”
“我不叫小家伙,”康纳说,“我叫……”
“嘘,”肯威按住他的脑袋,“不要把名字告诉鬼魂。”

2017-12-04 6 /
标签: Haytham
 
评论(6)
 
热度(41)
  1. Sebby_Monco三无马甲 转载了此文字
    哎我的天怎么这么可爱的……………………………………突然好想看后续了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
© 三无马甲|Powered by LOFTER